花镜_ADRIAN

[乔王无差]旧时光(下)

私心有一点其他cp(ง •̀_•́)ง因为没有点明,自由心证啦
第五节基本是新生代们的事,后面一点才说到给黑和一帆【。

其实一开始我是准备把这篇文写成一帆个人向的……但是太喜欢这对就忍不住带上啦_(:з」∠)_

最近刚入坑看到的长篇都是虐得可怕……就把他们写的很甜啦,希望也喜欢这对的姑娘们会喜欢!
两个温柔的人兜兜转转到最后在一起了的恋爱故事x

然后岁数上一帆夺冠的那一年是十月才十九岁,所以就算他十八了……

5

    刚打完决赛这几天是职业选手难得都很闲还聚在一个城市的时间,正好乔一帆退役,QQ上聚餐约饭的消息满天飞舞。
    当年这堆少年刚开始打联赛的时候好几期的选手被并称为荣耀新生代,也就半推半就地弄了有这么个名儿的群,现在少年长成了青年,大部分人也在职业生涯末期甚至退役,但这个名字还是固执地存在着,乔一帆每天都看到有人在吹当年自己多厉害或者唏嘘江山代有才人出,相当有年代感。

    他在聊天记录里翻了翻随便选了个建议表示赞同,然后大家纷纷冒头刷走着走着,乔一帆请客啊?
    乔一帆说行行行咱现在就走,认路吗你们?
    孙翔唐昊跟说相声一唱一和似的先后嗤笑道多大人了还不能打车啊?

    邹远和唐昊酒店离饭店最近,第一个进了包间,看着来人三十七八度的天气一个穿得比一个严实非常想笑,邹远老实孩子还好憋在心里不说话,唐昊直接就笑出声了。
    今年决赛在杭州打,兴欣主场对微草,乔一帆跟当年的王杰希似的领着七八个小年轻在比赛场上厮杀,带着点儿职业生涯末期的决绝,生生杀下冠军奖杯。一时间在本地成了超级明星一样的存在,兴欣队员大夏天出个门还要裹成个球。

    其次是微草,毕竟这几天冲着决赛来的粉丝太多,出门也很有被认出来追着跑的危险,刘小别被闷得极其烦躁,刚开门就直奔空调出风口享受透心凉心飞扬,袁柏清嘲笑他也没理。不过乔一帆觉得有点可惜的是可惜的是同样去年退役的高英杰没来,因为家里的事儿还呆在北京。
    蓝雨的人跟在后面,卢瀚文跑得最快,一进门就看见他小别前辈把口罩扯下来往地上砸,笑得很开心,徐景熙就呵呵一声不予置词。

    轮回只来了孙翔,他进来的时候出奇安静不抱怨烦人的高温也不回应唐昊怼他,把棒球帽和墨镜随手往沙发上一扔就摸出手机给别人打电话,说我到了你看见我给你发的定位了吗?你八九点钟来接我吧大概,诶我也不知道具体多久反正吃完了给你发短信吧,大概会喝酒,我不喝醉行吧?
    对面轻轻地“好”了一声。

    霸图的宋奇英和嘉世的邱非并肩走进来,似乎在谈论新开的90级野图boss还是什么的,说得十分专注旁若无人。闻理在后面尖叫你是我亲队长吗你赶紧转会去霸图吧!邱非转头白了他一眼,宋奇英只是笑着耸耸肩,显然已经习惯了。


    一切似乎都是最初的样子。
    他们尚年少,但细细算下来竟然已经这样走过了十年。

    点菜是直接按着饭店的搭配来了几桌,配了两箱啤酒放在桌角,十几二十个一瓶倒喝得豪气万丈,乔一帆象征性喝了两小杯就不动声色地退出战局,面上笑得波澜不惊,手下长筷生风。
    邱非和宋奇英第二个反应过来今天不是来喝酒的,把酒杯往里推了推也开始抢菜。
    邹远看了看和孙翔喝在兴头上的唐昊,心想还是不要打扰他了,默默地往他碗里扔了块糖醋排骨。
    卢瀚文正在试图灌醉刘小别,袁柏清在旁煽风点火,蓝雨唯一清醒的徐景熙神色复杂,最后决定装作不认识自己的队长。
    戴妍琦舒可欣舒可怡三个姑娘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乔一帆不是很想细听。

    乔一帆抬头看着房间里闹哄哄的人们,突然就很觉得很高兴,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大家都是应该成熟了的年纪,聚在一起却还是放得相当开,就好像那些本以为会消逝在旧时光里的片段一一重现。

    这场聚餐最后只吃到了八点出头,结束于喝得东倒西歪的一堆子人。
    乔一帆作为地主帮着还清醒的人把不省人事的队员扶下去送上出租车,他最后带着孙翔下去的时候看到门口路灯下的轮回前队长周泽楷,男人三年前退役,现在风头过了大半,也就很简单的套着一身平常衣物立在那里。
    他招呼了一声周前辈晚上好,过去把孙翔交到周泽楷手上时颇为抱歉地说今天晚上大家玩儿的挺疯,孙翔就喝得多了点。
    周泽楷像是早就料到这种情况的必然性似的,只是笑笑:“没事,麻烦乔队了。”

    待到乔一帆走远,孙翔挂在男人身上迷迷糊糊地嘀咕了两声,周泽楷抬手拍拍他后背,轻声道:“我在的。”


    人倒是都送走了,乔一帆心想这大晚上的光线暗成这样总不可能还有人走近细看我长什么样吧,干脆摘下口罩随手往口袋里一塞,挑了条偏僻静的路线准备慢慢走回去。
    此时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QQ特别关心来消息的铃声,在一片寂静里突兀地闯进他的耳朵。

    他的特别关心是谁?

    王杰希啊。

    对方来信简洁又有点公式化,上来对兴欣今年夺冠很敷衍地祝贺两句,乔一帆总感觉听着怪怪的,我这打赢了微草你祝贺我干什么……他动动手指往下划。

    “你这个夏天回北京?”

    乔一帆秒回是的前辈,我就这个周五早上的飞机。
    他视线集中在昏黄灯光下格外显眼的屏幕,一时间只觉脑海中烟花乱炸,思绪万千,心情有点焦灼,没想明白魔术师什么意思。

    “周六有时间?”

    有的,怎么了?

    王杰希给他发了个咖啡厅的定位“周六下午四点半。”

    好的前辈!

    乔一帆忍不住给这句回答加上了感叹号,他看看那七个字,还来不及往坏处想,只是把手机正面往手心一扣,抬头望向漫天繁星,禁不住笑了笑,低下头去再看一遍,又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心里那棵树好像今天被浇的水太多了。

    有点被淹没的迹象。

6

    第一次夺冠的时候乔一帆还是十八岁,他和兴欣的初代队员站在领奖台上高举奖杯大声尖叫,场馆内灯光闪烁,彩带金纸乱飞,像个盛大无比的成年礼。

    他隔着漫天明灭光点,看见专门给职业选手空出来的片区里王杰希站起来对着这边鼓掌,其实大部分人都做着同样的动作,对叶修这场比赛不计将来地燃烧自己表示敬佩,对从一无所有逐渐完整起来在联赛中跌跌撞撞地前进着最后拿下冠军的兴欣表示祝贺。

    可是乔一帆就是一眼看见了王杰希,男人站在中央那片位置,身形高瘦,色系很独特地套着件深绿色的低领t恤。

    二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乔一帆不知道王杰希是否在看着他或者说能看到他,乔一帆只是很认真地注视着这位前队长,也很认真地对着那个方向摆出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

    而王杰希远远的看见少年冲着他这边笑,乔一帆镶嵌在人群中,好像会场顶端镁光灯洒下最强的那束光恰好落在他头顶。

    太耀眼了。

    王杰希有点出神,恍惚间想起第一次注意到乔一帆时这人还是个小男孩。在第七赛季的时候,窝在训练室里前排的电脑后面跟别人PK,身旁层层叠叠围了好几圈人。手指与键盘的快速接触间志在必得意气风发的笑容染上少年清秀的脸庞。
    那是一个和现在的乔一帆相同的笑容。

    训练营的小孩儿们一抬头看到他进来震惊得不行,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把食指往嘴边一竖,又摆摆手示意他们退开,学员们非常听话地给他让开一条路,王杰希走过去,站在乔一帆背后默不作声地看着他打。
    来跟他打的人得有好几个,没谁走出五十秒,最后金色的荣耀在屏幕上展开双翼。乔一帆把耳机摘下来,发现周边安静得可怕,他开着玩笑问说怎么了还不至于的吧,一回头,王杰希低头看着他,乔一帆对着那双标志性的大小眼眨了眨眼睛,心想这人长得好像我们微草的队长,他又想了想,觉得不是好像。

    然后当场推开椅子跳起来了,一张嘴语言就开始乱码,队队队队队长您好噢不是是前辈王杰希前辈下午好啊我我我我我今天训练已经做完了我跟他们PK两把打着玩儿……
    王杰希淡淡的嗯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乔……乔一帆。”
    “挺好。”

    然而少年还留在微草那短暂的一年多里,王杰希就没有再看到他这样笑过了,基本是被嘲讽时的尴尬被支使时的小心翼翼——稍微好一点儿的是跟高英杰在一起的时候很难得的找到些许认同感,笑得腼腆又温和。那大概才是这个少年真正的样子。
    第八赛季结束的时候乔一帆已经被彻底划出微草未来的规划,他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拎着行李箱就走了。

    在电梯里碰上王杰希的时候也规规矩矩地跟他打招呼,“队”字还没发过一半的音就被他强行改成了前辈好,王杰希应了一声,本来还想问问他未来的打算,想到乔一帆这整个赛季唯一出场的机会就是那场输得难看的新人挑战赛,话语就全给堵在了喉间。
    直到电梯落到了一楼,狭小空间内的两人都没有再作交谈的意思,金属门缓缓打开,乔一帆本来拉着行李箱闷头往外走,突然回过头来冲王杰希挥挥手。

    “前辈再见。”

    他的语气很轻松。

    再之后是怎么的……他们除开比赛之外很少有碰见的机会,QQ上也从来不会有交谈,只有冬休乔一帆回北京到微草找高英杰和全明星赛的时候远远的见过几面,自信重新笼罩到这个人的身上,乔一帆和好友谈论起荣耀的时候整个人像在发光,显眼非常。
    他回想到这里就收回了思绪,场馆内的观众已经退场了大半,职业选手区为了避免骚动还呆在自己的位置上,都在感叹叶修最后超神的6.5秒。
    王杰希没往那上面花时间,兴欣接下来的重点在于正值当打之年的苏沐橙方锐,在于潜力无限的数位新人,魏琛不必说,叶修这样透支的打法撑不了多久。

    明天回微草后天复盘,王杰希在手机备忘录里写夏休的具体计划,还没列几条就被告知已经可以离开了,他随着人流一路走出场馆,外面是盛夏特有的刺眼阳光和炎热气温,跟乔一帆离开的那个夏天别无二致。

    后面的发展如若脱缰野马,兴欣夺冠吃庆功宴喝点酒很稀松平常,王杰希也稀松平常地窝在酒店一个人喝着可乐翻来覆去看决赛录像,但是乔一帆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少年的手机号码在被提拔到一线队的时候就存在他手机里了,神奇的是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拨通过,也没有短信,就跟他本人一样毫无存在感。
    乔一帆在电话另一头,周边环境非常安静,他吸了吸鼻子,开口“队……不是,前辈。”

    “嗯?”

    “我喜欢你。”

    王杰希,微草战队队长。今年二十六岁,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因为脑回路清奇不似常规打法吊诡被称为魔术师的男人,此时觉得脑子没转过来。

    他沉默了很久,觉得乔一帆可能是喝醉了,很成熟冷静地道:“嗯,我知道了。”

    乔一帆很乖地说好的,前辈晚安。

    王杰希也跟他说晚安,然后飞速把电话挂了。直接点开QQ上叶修的聊天窗口,思及此人没有手机,又退出来敲了苏沐橙。

    “你们在外面吃饭是喝酒了?”

    “是的呀,不过大家酒量都不好就随便喝了一点,怎么了?”

    “乔一帆跟你们在一起吧,他在哪,喝醉了?”

    “一帆?就在包间里啊
    “哎呀他好像出去了,你等一下
    “……在门口楼梯上坐着睡着了,天哪我才发现……”

    “……”

    “嗷谢谢王队了啊,我们也差不多吃完了现在就下去接他!拜拜!”

    王杰希没有再回了。

    其实他没当回事儿,只觉大概是后辈对前辈的憧憬敬仰爱慕之类的——反正不是爱情。
    直到他十三赛季后退下职业赛场,乔一帆和他的关系还是淡淡的,场上场下见面互相问好,节日互发公式化的祝福,两人都没有特意向前再走一步。

    只是王杰希忙于大学课程的时候会突然想起这个少年,闲暇看电视的时候除了微草的比赛切到兴欣的也会多看两眼,带公会抢boss的时候会想起好多年前乔一帆已经加入兴欣,他的队员攻击王杰希的时候少年脱口而出的队长小心。
    还会想起乔一帆最开始看见他从队长改口到前辈还改的很僵硬,到后来就很顺畅地叫他前辈了。

    想起很多细细碎碎的,尘封的旧时光。

    十四赛季兴欣再夺一冠,王杰希这时终于闲下来一点,决赛打完的那个晚上开了个小号拉着远在大洋彼岸的方士谦跟喻文州黄少天下竞技场。网络延迟有点重,方士谦打得有点暴躁,没打两把回头就跟王杰希怼了起来,男人习以为常,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父母从他二十六岁开始旁敲侧击让他赶紧找对象,王杰希从自己二十六岁开始不动声色地太极回去,就这样翻来覆去,拖得父母催着催着就看开了。
    原因除了他懒得照顾别人觉得自己住是真的爽之外,还有一点不容易讲明白的感情因素,乔一帆醉酒后的表白明显清醒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时间慢慢地往前走,王杰希竟然倒过来时不时想起他,而又没有到思念的程度,他就很无所谓地将其放任自流。

    王杰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迅速摸过来按下接听直接摘了耳机往耳边凑,那边非常安静,一直沉默到王杰希都想开口问您好哪位——他的手还在按技能,空不出来。

    “王杰希。”

    很清澈温润的声线。

    是乔一帆。

    他松开鼠标和键盘,对着耳麦不咸不淡地说了声有事儿等会儿再打。

    “嗯?”

    “我喜欢你。”

    三十岁的王杰希脑子转过了弯,他直接笑出声来,忍不住心想你什么毛病,喝醉了给人表白的?你知道你干什么呢吗?

    “你喜欢谁?”
    “喜欢你。”
    “我是谁?”
    “王杰希啊。”
    “嗯,那你?”
    乔一帆可能喝醉了脑子太迷糊没消化下这个问题,在另一头懵了很久才答出自己的名字。

    “那对了,你把这句话补充一下,再说一遍。”

    “……我想想。”乔一帆深呼吸了两次“乔一帆,喜欢王杰希。对吗?”

    “嗯。晚安,去休息吧。”

    “好的,晚安。”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保存了录音。回去又对耳麦补了句“今儿不打了。”就直接拔出帐号卡。

    方士谦一个人看着王杰希的魔道学者站在原地把待机动作轮了好几遍,又调视角去看对面,黄少天横剑以守护的姿态立在喻文州前方,游戏里的场景有微风刮过,术士紫袍飞扬。

    他觉得心情很糟糕。

7

    乔一帆早了可能有四十分钟就站在目的地门口,他精神有点恍惚,感觉好像回到了好多年前离开的那个盛夏,他走出微草大楼的时候回头对王杰希笑笑,说队长再见。


    “怎么不走?”有人在他身后问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没事儿……前辈?”乔一帆吓了一跳。

    王杰希看看时间“本来还以为能比你早……进去吧。”
    “噢好……”

    王杰希选的是个四环以外位置有点偏的地儿里靠窗的卡座,咖啡厅全木的复古装修,还有个清秀好看的小姑娘坐在中央的圆台上,弹着吉他唱粤语老歌。

    乔一帆表面云淡风轻,内心紧张得不行,点单都利索不起来,十几页翻过来翻过去没一张看进去了,最后闭着眼手指随便一按表示就这吧,服务员姑娘笑容清甜似苹果“先生确定要这一杯吗?会比较苦。”
    他实在不想回头去研究茶水单,点点头说确定。

    王杰希挑起个有关荣耀的话题,两人断断续续地聊了十几分钟。乔一帆越说越慌,除开这场长达十年的暗恋,王杰希和他其实并不熟,七岁的年龄差带来的不同太多了,他生性不善交际,在微草的那一年多可能是最后融入王杰希圈子的机会,可是他错过了。

    深褐色的液体躺在雕花白瓷杯里被端上来,乔一帆端起来抿了一口,苦涩从舌尖一路缓慢地延伸到心脏。

    他忍不住问“前辈今天约我来是怎么了?”

    王杰希从咖啡上抬起眼睛看了看乔一帆,一言不发地从兜里摸出了耳机,接好之后递给乔一帆一只,他很乖顺地不问原因戴上了。

    那是一段录音。

    …………………………
    “我喜欢你。”
    “你喜欢谁?”
    “喜欢你。”
    “我是谁?”
    “王杰希啊。”
    “嗯,那你?”

    “那对了,你把这句话补充一下,再说一遍。”

    “……我想想。
    “乔一帆,喜欢王杰希。对吗?”
    ………………………………

    王杰希表情很平静,不见裂缝。
    乔一帆心态都要崩了,脸上的红色迅速蔓延得到处都是。

    “不是……那什么……前辈……我…………”

    王杰希直接打断了他支支吾吾不成句的话:“其实你还说过一次,第十赛季你们兴欣赢了的时候,那次我没当回事儿,也就没有录音。”

    “……”乔一帆实在说不出话了。

    “然后这是十四赛季兴欣夺冠的时候说的,今年既然又赢了,要再说一遍吗?”

    王杰希笑了笑。

    “就现在吧,我想听。”


—FIN—

这几天真的忙到爆炸……五千多字到现在才写完我真是……不知道有没有错字我没时间再修了ORZ……

感觉有点ooc了……发糖发到最后就开始放飞自我【。

谢谢(◎`・ω・´)人(´・ω・`*)!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