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镜_ADRIAN

[乔王无差]旧时光(上)

清水原著向

外貌出自动画人设

he

……一个大概有点ooc的乔

双线……单数章节是现在,双数章节是回忆

1

    乔一帆退役的时候,走得平淡如水。

    当年一起走过来的旧兴欣队员多数长他几岁,大家从十四赛季开始断断续续地退下联赛的舞台,联系倒是都在,兴欣战队Q群还能每天看到叶修魏琛方锐互怼,包荣兴搁旁边儿煽风点火,苏沐橙唐柔陈果讨论哪个牌子新出的彩妆安文逸罗辑讨论大家看不懂的高数问题,莫凡偶尔冒泡发一两张表情包或者跟跟队形,大家天南地北地散在四处,每个夏休约饭却从来不断,无人缺席。

    算下来从这么一堆子外人眼里的乌合之众凑到一起直到现在,其实恰好十年,兴欣除叶修领队时拿下第十赛季,苏沐橙和方锐退役的第十四赛季和今年就剩乔一帆一个人的第十八赛季也摘得桂冠,季后赛年年进,世邀赛稳定地有兴欣至少两个席位,想想还是非常不错的。

    可是到十八赛季他带着兴欣拿下第三冠的时候,乔一帆捧着奖杯对着摄像机镜头温和地微笑着,耳旁是队员和粉丝吵翻天的欢呼尖叫,他环顾四周,才发现身旁的人熟悉又陌生。

    原来都过了这么久,久到只剩他一个人。
    乔一帆下意识低头去看套在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其实不是很合适,他手指偏细,均码的金属圈套得松松垮垮。乔一帆把五指张开,又合上,恍惚间想起第十赛季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大家七手八脚地端着奖杯高喊兴欣冠军,然后怎么了呢?

    怎么了来着?
    噢对,叶修退役了。

    乔一帆把戒指往里又推了推,突然就冲动地也想就这么像叶修一样在最耀眼的时候退场,挥挥手身后不留一片云彩。
    联盟发展到现在,选手顶着在最初可以称为老年人的年纪还打了一两年才退役的实在不少,但时间这么过着过着,乔一帆熟悉的人越来越少,老一辈的选手到十五六赛季时已然退得干干净净,当年的“新生代”细数下来似乎也不剩几个。

    也不是说非得矫情到队里人换了个八八九九的他就内心不舒服打不下去了,或者说荣耀这游戏吧我玩儿这么多年真是腻了没意思不浪费青春了再见吧您,乔一帆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儿累,有点儿想放手,于是他就放了。
    他把视线从手指转到奖杯,心想,那就走了吧。

    兴欣战队队长乔一帆,联盟这一代的第一阵鬼、战术大师——在带领队伍四年后的荣耀联赛第十八赛季获得冠军,并于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感谢粉丝的支持与队伍这么多年来的栽培,最后宣布退役。

    而现在乔一帆独自一人窝在上林苑那套早就被买下来却只有他常住的房子里,细细收拾好了行李,站在阳台上感受从外面灌进来的夏风。
    那是炎热而又温柔的,夏天的气息。

    就好像十年前一样。
    那些尘封的旧时光,此时突然不讲道理,铺天盖地地朝他涌过来。

2

    十五六岁的少年们乱糟糟地挤在训练室等着工作人员开念被提拔到一线队伍的训练营学员名单
,乔一帆相比起来显得气定神闲,甚至无所事事——大家都在讨论谁谁谁进的去谁谁谁一定今儿就卷铺盖回家,乔一帆就不一样,他拉着高英杰躲在个靠窗又靠后的位置做基础训练,手指翩飞间在屏幕上留下一串鲜红的S。

    乔一帆知道自己一定能进,这种自信来源于他还在打网游的时候竞技场奇高无比的胜率,来源于他被朋友怂恿来微草报名的时候入营测试排行前列的手速,来源于他这一年的训练营生活里算是非常漂亮的单挑成绩。
    还来源于王杰希例常的视察中,对他并没有掩饰的肯定。

    当然跟他差不多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数的出好几个,除去最显眼的好友高英杰——他早就内定要进了,什么周桦柏肖云柳非的……还有一些乔一帆不熟,他生性温和腼腆,交际手段平庸,还在读书的时候成绩中上也没什么特别的技能,存在感薄弱,故而在荣耀中取得不小成就甚至被人追捧的时候,乔一帆不过听朋友随口说说,就义无反顾地报了训练营。

    温柔的表象下满是傲骨。乔一帆的天性摆在那里,他干不出来显山露水地去宣扬自己技术高超这么回事儿,但内心也没觉得自己在荣耀上怎么差过。

    他边跟高英杰闲聊边做训练,说着说着还空出右手抠了罐可乐的拉环灌下去一口,只靠左手操作的角色在屏幕内依旧完美地完成了每一项指标。

    “乔一帆!在吗?”

    “这儿呢。”他从电脑后边儿抬起脸,右手举起冲那人挥了挥。“就来!”

    此时基础训练最后一项恰好完成,乔一帆点下确定提交成绩的选项,他甚至没去看最后的分数评定,只是拍拍高英杰的肩:“走吧。”

    那是尚年少的乔一帆和高英杰,他们将将杀退千军万马踏上这条独木桥,还不是荣获数冠的一队之长不是所谓战术大师所谓第一魔道第一阵鬼,只是两个五官没长开身量未长成喜欢打游戏的小孩儿。他们肩并肩穿过拥挤的人群,穿过别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穿过别人细细碎碎的议论词句——站在这堆少年的顶端。

    几人跟着工作人员顺着长廊一路走到微草队长办公室。乔一帆站在后面,他听见王杰希清冷的声线从门后传出来:“请进。”

    男人先前一只手按在额上埋首于文件,此时抬眼看了看来人,低头从抽屉里摸出数张帐号卡,起身朝他们走过来。

    王杰希这几年队长生涯下来早就能记得微草所有人的名字了,除开队友外尤其训练营学员中那一批技术尚可的,他一看对面是谁脑内就自动对上此人名字年龄职业成绩下一步训练计划怎么安排,这些在外人看来繁复杂乱的资料简直要融入王杰希的骨血,成了他的本能反应。

    乔一帆看着王杰希挨个儿发帐号卡,边发边嘱咐,声音温和又好听。

    王杰希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低头看看这个矮自己半头的男孩儿,短暂地思索一番,抽了张刺客的帐号卡递过去。

    “刺客是暗杀者,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暗杀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让人无意间就放松戒备。不受关注的普通,这是很难得的暗杀天赋。”

    乔一帆手忙脚乱地接过来,抬头正对上王杰希那双烟蓝色的眼睛,他一瞬间竟然有点儿说不出话,懵了好一会儿才应声。

    王杰希便笑了笑,拍拍他的肩以示鼓励,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去指点下一位学员。

    乔一帆看看手里那张有点儿年头的账号卡,又看看此时只留给他一个侧面的王杰希,心想队长就是希望我成长为这样一个刺客吗?那成啊,我会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

    那是他的十五岁。

3

    通过各种各样渠道发来慰问的人数量可观,乔一帆的手机刚开机连上网就滴滴嘟嘟地响了一堆子乱七八糟的提示铃声,他解锁一看,微信QQ短信微博齐炸。

    第一个是高英杰,好友画风比较平静,问他什么时候把退役的收尾工作处理完,然后回趟北京大家一起吃顿饭,乔一帆想了想说应该过个三四天吧,定了票给你说。
    对面秒回了个ok的表情。

    还有些关系一般的礼貌性地祝福两句,乔一帆挨个儿回以谢谢后也就没再多聊什么。

    兴欣的老队友倒是一个都没私下小窗,群里统一圈了一波慰问几句,刚开始还带点儿伤感的意思说真是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怎么的都十八赛季了呢兴欣这是彻底改朝换代了啊。没聊多少话题就被歪到今年聚餐上哪儿吃回杭州老地方还是去北京?唉不如就北京吧罗辑叶修唐柔都在呢噢今年还得添个一帆,说到后面干脆发起了群投票征求公众意见。

    乔一帆忍不住笑出声来,兴欣好像就一直是这样,你很难在这个队伍感受到负面情绪,大到队员退役比赛失利小到网游抢boss大家都不在自家公会输的有点憋屈,反正最多悲春伤秋五分钟,气氛就会被拉到分为两个阵营一边互狗一边看戏的轻松愉悦。
    他手下生风地给北京投了一票,随即被大家围攻说今年我们一帆可是冠军队队长啊,请客请客!乔一帆好脾气地回复好的好的,地方你们挑。

    风还在吹,阳光大片大片地铺下来,透过阳台上的那些条条框框后只剩下满地斑驳的光影。

    乔一帆突发奇想跑进房间倒腾出另外几枚戒指,有联赛的,也有世邀赛的。他胡乱往手上一套,又冲回阳台把左手从大开的玻璃窗中伸出去,五指张开,那些金属圈在烈日下熠熠生辉,几近刺眼。他拍了一张便将摄像头切回正面,露出外人最熟悉的表情——温和而又腼腆的笑容,按下拍摄键,随即打开微博上传,配字简洁:谢谢大家这十年的陪伴。

    他微博甚少配这样单单只有他一个人出镜的照片,乔一帆对自拍兴趣不大,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竟然个人主页都是大家聚餐或者搞活动的时候的集体照。

    粉丝震惊于“乔队发自拍了!”之余疯狂转发赞美,同期的职业选手中关系较好的邱非高英杰宋奇英等纷纷转发加以调侃乔一帆你真是心越来越脏不输叶修前辈了啊退役还不忘炫耀你冠军呢?
    乔一帆这十年荣耀生涯早期坎坷,但安定于兴欣之后的生活都跟他的名字差不太多,一帆风顺。联盟冠军世邀赛冠军在手,第一阵鬼,战术大师,全明星稳定席位。那些最好的荣光随着时间流逝,一点一点缓慢又坚定地全部铺在他身上。

    他自始至终都不是那个最有天赋最显眼的,乔一帆也从不自怨自艾,只是尽力做到能做的所有事,而他的努力配得上所有加诸于身的荣耀。

    微博飞快闪过的消息提示里出现一条非常简短的转发评论,乔一帆刚要切到QQ,余光扫到的时候差点儿把手机从窗户扔出去。

    @微草-王杰希V:挺好。//@兴欣-乔一帆V:谢谢大家这十年的陪伴。[图片][图片]

    王杰希本来算是一个在网络上比较活跃的职业选手,主要活动分为微草日常、各类新旧电影影评、新出的单机游戏以及和喻文州黄少天互怼。

    然而自十三赛季微草夺冠退役以后微博数量骤减,听高英杰他们说是回去找了所大学开始攻读工商管理,多年不碰教科书,忙得焦头烂额四脚朝天。近两年闲下来一点,时不时回从幼儿园升级为高等学府的微草战队探望一番或者开个小号指点公会抢boss,但总体来说生活的相当一部分已经脱离荣耀了。

    乔一帆满头满脸的茫然,茫然中突兀地生出几分窃喜,这种心情三言两语地说不清楚,但直接点明一下原因呢还是容易的。

    他喜欢王杰希。

    这份喜欢从他的十六岁一路蔓延到他的二十六岁,安静地从一点点的心动开始生根发芽,逐渐长大成一棵参天大树,直到现在依然枝繁叶茂,不见枯萎迹象。

    好像今天还开了朵花。

4

    通道内的光线相当差,乔一帆一个人靠着墙蹲在地上思考人生,思考来思考去就开始自暴自弃,心想他荣耀这条路真是完了,完得非常彻底决绝。

    训练营拔尖的成绩好不容易让他有一种自己终于在某件事上也耀眼起来的感觉,当被提拔到一线队伍之后这种感觉几乎要爆表,他斗志昂扬,誓要打出一番成绩,不辜负队长的期望。

    但没过多久乔一帆就发现什么啊他真是想多了,身边除去那个光芒万丈的王不留行内定继承人,每一个都出色更甚他数倍,他拼命地训练到最后对上别人也是输多胜少,甚至打个新人玩家还要打好几分钟,被队友嘲讽得体无完肤,彻底沦落为饮水机与自动售货机的好伙伴。

    如果不是和叶修他们厮混的那段日子让乔一帆再次稍稍树立信心,他都快玩儿不下去了。

    而全明星的新人挑战赛上,乔一帆鼓足了勇气提出想上场的想法获得王杰希首肯还得了两句鼓励时,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刚被提拔上来的时候,信心满满,朝气蓬勃。拿到帐号卡后大步流星地冲进比赛席熟门熟路地加点配技能,乔一帆活动了几下手指,看着屏幕中角色的视野明亮起来。

    然后他就被李轩打得找不着北,单方面吊打,不讲丝毫道理。
    李轩坐在比赛席里懵逼,内心天人交战,乔一帆是谁啊,我要放水吗我,放了会不会输啊那我脸上多挂不住面子,等等他怎么半血了,等等他怎么残血了,等等他怎么死了。

    最后两人回到台上,李轩商业夸赞了两句就茫然地下台回了虚空的区域。乔一帆面无表情地在选手席下站了一会儿,突然转身就跑,径直冲进安全通道,全然不管身后高英杰还在喊他的名字。

    之前不管处在多差的境地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逃避,但这次乔一帆实在是不想面对了,所有的负面情绪轰然爆炸,威力过强,撑不住。

    场馆通道修得随心所欲,乔一帆弯弯绕绕走了二十分钟还没找到出口,回头一看发现噢我连怎么来的都不知道,哈哈哈今天可以说是很惨了。

    温热的水液模糊了眼前的光芒,溢出来顺着脸旁滑下去滴进卫衣的领口。

    真累啊,乔一帆心想。

    埋藏在心底细细碎碎的感情被无限放大,十六岁的少年大概还分不清崇拜憧憬喜爱的区别,只是固执地抓紧那束白月光,告诉自己,看,这就是你想要的。

    乔一帆有时候会把对现任队长的这种复杂情绪归结于一时糊涂,但是训练闲暇时间兜兜转转翻来覆去地想又觉得不对我就是喜欢他啊。这份感情在他对荣耀的坚持上有一笔浓墨重彩的催化,想要做的更好,想要不辜负王杰希的选择,想要站在王杰希的身旁做一个可靠的队友等等等等。

    思及反正是彻底不可能了,乔一帆反倒轻松起来,站起来继续往前走权当散心。

    ……不过他没想到这地方还会有人。

    还是叶秋大神。

    男人指点的词句非常耿直,语气带有无奈,三言两语点明乔一帆的问题,也不忘肯定一把他的阵鬼才能。

    少年脑子彻底清醒了,对未来的规划思路瞬间清晰起来,他想自己下赛季大概是不可能留在微草了,但谁说不可能留在荣耀呢。

    他还年轻,这已经是非常大的资本了不是吗?

    乔一帆抹掉了眼泪,一本正经地对叶修开口:

    “谢谢前辈。”

—TBC—

高三狗上线很随缘【。大概下周四左右写完下半部分再找个地方蹭蹭网发上来……

今年刚入坑…………乔一帆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啊…………

有时间线或者设定上的bug欢迎提出(◎`・ω・´)人(´・ω・`*)谢谢!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