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镜_ADRIAN

[乔王无差]旧时光(下)

私心有一点其他cp(ง •̀_•́)ง因为没有点明,自由心证啦
第五节基本是新生代们的事,后面一点才说到给黑和一帆【。

其实一开始我是准备把这篇文写成一帆个人向的……但是太喜欢这对就忍不住带上啦_(:з」∠)_

最近刚入坑看到的长篇都是虐得可怕……就把他们写的很甜啦,希望也喜欢这对的姑娘们会喜欢!
两个温柔的人兜兜转转到最后在一起了的恋爱故事x

然后岁数上一帆夺冠的那一年是十月才十九岁,所以就算他十八了……

5

    刚打完决赛这几天是职业选手难得都很闲还聚在一个城市的时间,正好乔一帆退役,QQ上聚餐约饭的消息满天飞舞。
    当年这堆少年刚开始打联赛的时候好几期的选手被并称为荣耀新生代,也就半推半就地弄了有这么个名儿的群,现在少年长成了青年,大部分人也在职业生涯末期甚至退役,但这个名字还是固执地存在着,乔一帆每天都看到有人在吹当年自己多厉害或者唏嘘江山代有才人出,相当有年代感。

    他在聊天记录里翻了翻随便选了个建议表示赞同,然后大家纷纷冒头刷走着走着,乔一帆请客啊?
    乔一帆说行行行咱现在就走,认路吗你们?
    孙翔唐昊跟说相声一唱一和似的先后嗤笑道多大人了还不能打车啊?

    邹远和唐昊酒店离饭店最近,第一个进了包间,看着来人三十七八度的天气一个穿得比一个严实非常想笑,邹远老实孩子还好憋在心里不说话,唐昊直接就笑出声了。
    今年决赛在杭州打,兴欣主场对微草,乔一帆跟当年的王杰希似的领着七八个小年轻在比赛场上厮杀,带着点儿职业生涯末期的决绝,生生杀下冠军奖杯。一时间在本地成了超级明星一样的存在,兴欣队员大夏天出个门还要裹成个球。

    其次是微草,毕竟这几天冲着决赛来的粉丝太多,出门也很有被认出来追着跑的危险,刘小别被闷得极其烦躁,刚开门就直奔空调出风口享受透心凉心飞扬,袁柏清嘲笑他也没理。不过乔一帆觉得有点可惜的是可惜的是同样去年退役的高英杰没来,因为家里的事儿还呆在北京。
    蓝雨的人跟在后面,卢瀚文跑得最快,一进门就看见他小别前辈把口罩扯下来往地上砸,笑得很开心,徐景熙就呵呵一声不予置词。

    轮回只来了孙翔,他进来的时候出奇安静不抱怨烦人的高温也不回应唐昊怼他,把棒球帽和墨镜随手往沙发上一扔就摸出手机给别人打电话,说我到了你看见我给你发的定位了吗?你八九点钟来接我吧大概,诶我也不知道具体多久反正吃完了给你发短信吧,大概会喝酒,我不喝醉行吧?
    对面轻轻地“好”了一声。

    霸图的宋奇英和嘉世的邱非并肩走进来,似乎在谈论新开的90级野图boss还是什么的,说得十分专注旁若无人。闻理在后面尖叫你是我亲队长吗你赶紧转会去霸图吧!邱非转头白了他一眼,宋奇英只是笑着耸耸肩,显然已经习惯了。


    一切似乎都是最初的样子。
    他们尚年少,但细细算下来竟然已经这样走过了十年。

    点菜是直接按着饭店的搭配来了几桌,配了两箱啤酒放在桌角,十几二十个一瓶倒喝得豪气万丈,乔一帆象征性喝了两小杯就不动声色地退出战局,面上笑得波澜不惊,手下长筷生风。
    邱非和宋奇英第二个反应过来今天不是来喝酒的,把酒杯往里推了推也开始抢菜。
    邹远看了看和孙翔喝在兴头上的唐昊,心想还是不要打扰他了,默默地往他碗里扔了块糖醋排骨。
    卢瀚文正在试图灌醉刘小别,袁柏清在旁煽风点火,蓝雨唯一清醒的徐景熙神色复杂,最后决定装作不认识自己的队长。
    戴妍琦舒可欣舒可怡三个姑娘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乔一帆不是很想细听。

    乔一帆抬头看着房间里闹哄哄的人们,突然就很觉得很高兴,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大家都是应该成熟了的年纪,聚在一起却还是放得相当开,就好像那些本以为会消逝在旧时光里的片段一一重现。

    这场聚餐最后只吃到了八点出头,结束于喝得东倒西歪的一堆子人。
    乔一帆作为地主帮着还清醒的人把不省人事的队员扶下去送上出租车,他最后带着孙翔下去的时候看到门口路灯下的轮回前队长周泽楷,男人三年前退役,现在风头过了大半,也就很简单的套着一身平常衣物立在那里。
    他招呼了一声周前辈晚上好,过去把孙翔交到周泽楷手上时颇为抱歉地说今天晚上大家玩儿的挺疯,孙翔就喝得多了点。
    周泽楷像是早就料到这种情况的必然性似的,只是笑笑:“没事,麻烦乔队了。”

    待到乔一帆走远,孙翔挂在男人身上迷迷糊糊地嘀咕了两声,周泽楷抬手拍拍他后背,轻声道:“我在的。”


    人倒是都送走了,乔一帆心想这大晚上的光线暗成这样总不可能还有人走近细看我长什么样吧,干脆摘下口罩随手往口袋里一塞,挑了条偏僻静的路线准备慢慢走回去。
    此时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QQ特别关心来消息的铃声,在一片寂静里突兀地闯进他的耳朵。

    他的特别关心是谁?

    王杰希啊。

    对方来信简洁又有点公式化,上来对兴欣今年夺冠很敷衍地祝贺两句,乔一帆总感觉听着怪怪的,我这打赢了微草你祝贺我干什么……他动动手指往下划。

    “你这个夏天回北京?”

    乔一帆秒回是的前辈,我就这个周五早上的飞机。
    他视线集中在昏黄灯光下格外显眼的屏幕,一时间只觉脑海中烟花乱炸,思绪万千,心情有点焦灼,没想明白魔术师什么意思。

    “周六有时间?”

    有的,怎么了?

    王杰希给他发了个咖啡厅的定位“周六下午四点半。”

    好的前辈!

    乔一帆忍不住给这句回答加上了感叹号,他看看那七个字,还来不及往坏处想,只是把手机正面往手心一扣,抬头望向漫天繁星,禁不住笑了笑,低下头去再看一遍,又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心里那棵树好像今天被浇的水太多了。

    有点被淹没的迹象。

6

    第一次夺冠的时候乔一帆还是十八岁,他和兴欣的初代队员站在领奖台上高举奖杯大声尖叫,场馆内灯光闪烁,彩带金纸乱飞,像个盛大无比的成年礼。

    他隔着漫天明灭光点,看见专门给职业选手空出来的片区里王杰希站起来对着这边鼓掌,其实大部分人都做着同样的动作,对叶修这场比赛不计将来地燃烧自己表示敬佩,对从一无所有逐渐完整起来在联赛中跌跌撞撞地前进着最后拿下冠军的兴欣表示祝贺。

    可是乔一帆就是一眼看见了王杰希,男人站在中央那片位置,身形高瘦,色系很独特地套着件深绿色的低领t恤。

    二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乔一帆不知道王杰希是否在看着他或者说能看到他,乔一帆只是很认真地注视着这位前队长,也很认真地对着那个方向摆出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

    而王杰希远远的看见少年冲着他这边笑,乔一帆镶嵌在人群中,好像会场顶端镁光灯洒下最强的那束光恰好落在他头顶。

    太耀眼了。

    王杰希有点出神,恍惚间想起第一次注意到乔一帆时这人还是个小男孩。在第七赛季的时候,窝在训练室里前排的电脑后面跟别人PK,身旁层层叠叠围了好几圈人。手指与键盘的快速接触间志在必得意气风发的笑容染上少年清秀的脸庞。
    那是一个和现在的乔一帆相同的笑容。

    训练营的小孩儿们一抬头看到他进来震惊得不行,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把食指往嘴边一竖,又摆摆手示意他们退开,学员们非常听话地给他让开一条路,王杰希走过去,站在乔一帆背后默不作声地看着他打。
    来跟他打的人得有好几个,没谁走出五十秒,最后金色的荣耀在屏幕上展开双翼。乔一帆把耳机摘下来,发现周边安静得可怕,他开着玩笑问说怎么了还不至于的吧,一回头,王杰希低头看着他,乔一帆对着那双标志性的大小眼眨了眨眼睛,心想这人长得好像我们微草的队长,他又想了想,觉得不是好像。

    然后当场推开椅子跳起来了,一张嘴语言就开始乱码,队队队队队长您好噢不是是前辈王杰希前辈下午好啊我我我我我今天训练已经做完了我跟他们PK两把打着玩儿……
    王杰希淡淡的嗯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乔……乔一帆。”
    “挺好。”

    然而少年还留在微草那短暂的一年多里,王杰希就没有再看到他这样笑过了,基本是被嘲讽时的尴尬被支使时的小心翼翼——稍微好一点儿的是跟高英杰在一起的时候很难得的找到些许认同感,笑得腼腆又温和。那大概才是这个少年真正的样子。
    第八赛季结束的时候乔一帆已经被彻底划出微草未来的规划,他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拎着行李箱就走了。

    在电梯里碰上王杰希的时候也规规矩矩地跟他打招呼,“队”字还没发过一半的音就被他强行改成了前辈好,王杰希应了一声,本来还想问问他未来的打算,想到乔一帆这整个赛季唯一出场的机会就是那场输得难看的新人挑战赛,话语就全给堵在了喉间。
    直到电梯落到了一楼,狭小空间内的两人都没有再作交谈的意思,金属门缓缓打开,乔一帆本来拉着行李箱闷头往外走,突然回过头来冲王杰希挥挥手。

    “前辈再见。”

    他的语气很轻松。

    再之后是怎么的……他们除开比赛之外很少有碰见的机会,QQ上也从来不会有交谈,只有冬休乔一帆回北京到微草找高英杰和全明星赛的时候远远的见过几面,自信重新笼罩到这个人的身上,乔一帆和好友谈论起荣耀的时候整个人像在发光,显眼非常。
    他回想到这里就收回了思绪,场馆内的观众已经退场了大半,职业选手区为了避免骚动还呆在自己的位置上,都在感叹叶修最后超神的6.5秒。
    王杰希没往那上面花时间,兴欣接下来的重点在于正值当打之年的苏沐橙方锐,在于潜力无限的数位新人,魏琛不必说,叶修这样透支的打法撑不了多久。

    明天回微草后天复盘,王杰希在手机备忘录里写夏休的具体计划,还没列几条就被告知已经可以离开了,他随着人流一路走出场馆,外面是盛夏特有的刺眼阳光和炎热气温,跟乔一帆离开的那个夏天别无二致。

    后面的发展如若脱缰野马,兴欣夺冠吃庆功宴喝点酒很稀松平常,王杰希也稀松平常地窝在酒店一个人喝着可乐翻来覆去看决赛录像,但是乔一帆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少年的手机号码在被提拔到一线队的时候就存在他手机里了,神奇的是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拨通过,也没有短信,就跟他本人一样毫无存在感。
    乔一帆在电话另一头,周边环境非常安静,他吸了吸鼻子,开口“队……不是,前辈。”

    “嗯?”

    “我喜欢你。”

    王杰希,微草战队队长。今年二十六岁,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因为脑回路清奇不似常规打法吊诡被称为魔术师的男人,此时觉得脑子没转过来。

    他沉默了很久,觉得乔一帆可能是喝醉了,很成熟冷静地道:“嗯,我知道了。”

    乔一帆很乖地说好的,前辈晚安。

    王杰希也跟他说晚安,然后飞速把电话挂了。直接点开QQ上叶修的聊天窗口,思及此人没有手机,又退出来敲了苏沐橙。

    “你们在外面吃饭是喝酒了?”

    “是的呀,不过大家酒量都不好就随便喝了一点,怎么了?”

    “乔一帆跟你们在一起吧,他在哪,喝醉了?”

    “一帆?就在包间里啊
    “哎呀他好像出去了,你等一下
    “……在门口楼梯上坐着睡着了,天哪我才发现……”

    “……”

    “嗷谢谢王队了啊,我们也差不多吃完了现在就下去接他!拜拜!”

    王杰希没有再回了。

    其实他没当回事儿,只觉大概是后辈对前辈的憧憬敬仰爱慕之类的——反正不是爱情。
    直到他十三赛季后退下职业赛场,乔一帆和他的关系还是淡淡的,场上场下见面互相问好,节日互发公式化的祝福,两人都没有特意向前再走一步。

    只是王杰希忙于大学课程的时候会突然想起这个少年,闲暇看电视的时候除了微草的比赛切到兴欣的也会多看两眼,带公会抢boss的时候会想起好多年前乔一帆已经加入兴欣,他的队员攻击王杰希的时候少年脱口而出的队长小心。
    还会想起乔一帆最开始看见他从队长改口到前辈还改的很僵硬,到后来就很顺畅地叫他前辈了。

    想起很多细细碎碎的,尘封的旧时光。

    十四赛季兴欣再夺一冠,王杰希这时终于闲下来一点,决赛打完的那个晚上开了个小号拉着远在大洋彼岸的方士谦跟喻文州黄少天下竞技场。网络延迟有点重,方士谦打得有点暴躁,没打两把回头就跟王杰希怼了起来,男人习以为常,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父母从他二十六岁开始旁敲侧击让他赶紧找对象,王杰希从自己二十六岁开始不动声色地太极回去,就这样翻来覆去,拖得父母催着催着就看开了。
    原因除了他懒得照顾别人觉得自己住是真的爽之外,还有一点不容易讲明白的感情因素,乔一帆醉酒后的表白明显清醒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时间慢慢地往前走,王杰希竟然倒过来时不时想起他,而又没有到思念的程度,他就很无所谓地将其放任自流。

    王杰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迅速摸过来按下接听直接摘了耳机往耳边凑,那边非常安静,一直沉默到王杰希都想开口问您好哪位——他的手还在按技能,空不出来。

    “王杰希。”

    很清澈温润的声线。

    是乔一帆。

    他松开鼠标和键盘,对着耳麦不咸不淡地说了声有事儿等会儿再打。

    “嗯?”

    “我喜欢你。”

    三十岁的王杰希脑子转过了弯,他直接笑出声来,忍不住心想你什么毛病,喝醉了给人表白的?你知道你干什么呢吗?

    “你喜欢谁?”
    “喜欢你。”
    “我是谁?”
    “王杰希啊。”
    “嗯,那你?”
    乔一帆可能喝醉了脑子太迷糊没消化下这个问题,在另一头懵了很久才答出自己的名字。

    “那对了,你把这句话补充一下,再说一遍。”

    “……我想想。”乔一帆深呼吸了两次“乔一帆,喜欢王杰希。对吗?”

    “嗯。晚安,去休息吧。”

    “好的,晚安。”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保存了录音。回去又对耳麦补了句“今儿不打了。”就直接拔出帐号卡。

    方士谦一个人看着王杰希的魔道学者站在原地把待机动作轮了好几遍,又调视角去看对面,黄少天横剑以守护的姿态立在喻文州前方,游戏里的场景有微风刮过,术士紫袍飞扬。

    他觉得心情很糟糕。

7

    乔一帆早了可能有四十分钟就站在目的地门口,他精神有点恍惚,感觉好像回到了好多年前离开的那个盛夏,他走出微草大楼的时候回头对王杰希笑笑,说队长再见。


    “怎么不走?”有人在他身后问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没事儿……前辈?”乔一帆吓了一跳。

    王杰希看看时间“本来还以为能比你早……进去吧。”
    “噢好……”

    王杰希选的是个四环以外位置有点偏的地儿里靠窗的卡座,咖啡厅全木的复古装修,还有个清秀好看的小姑娘坐在中央的圆台上,弹着吉他唱粤语老歌。

    乔一帆表面云淡风轻,内心紧张得不行,点单都利索不起来,十几页翻过来翻过去没一张看进去了,最后闭着眼手指随便一按表示就这吧,服务员姑娘笑容清甜似苹果“先生确定要这一杯吗?会比较苦。”
    他实在不想回头去研究茶水单,点点头说确定。

    王杰希挑起个有关荣耀的话题,两人断断续续地聊了十几分钟。乔一帆越说越慌,除开这场长达十年的暗恋,王杰希和他其实并不熟,七岁的年龄差带来的不同太多了,他生性不善交际,在微草的那一年多可能是最后融入王杰希圈子的机会,可是他错过了。

    深褐色的液体躺在雕花白瓷杯里被端上来,乔一帆端起来抿了一口,苦涩从舌尖一路缓慢地延伸到心脏。

    他忍不住问“前辈今天约我来是怎么了?”

    王杰希从咖啡上抬起眼睛看了看乔一帆,一言不发地从兜里摸出了耳机,接好之后递给乔一帆一只,他很乖顺地不问原因戴上了。

    那是一段录音。

    …………………………
    “我喜欢你。”
    “你喜欢谁?”
    “喜欢你。”
    “我是谁?”
    “王杰希啊。”
    “嗯,那你?”

    “那对了,你把这句话补充一下,再说一遍。”

    “……我想想。
    “乔一帆,喜欢王杰希。对吗?”
    ………………………………

    王杰希表情很平静,不见裂缝。
    乔一帆心态都要崩了,脸上的红色迅速蔓延得到处都是。

    “不是……那什么……前辈……我…………”

    王杰希直接打断了他支支吾吾不成句的话:“其实你还说过一次,第十赛季你们兴欣赢了的时候,那次我没当回事儿,也就没有录音。”

    “……”乔一帆实在说不出话了。

    “然后这是十四赛季兴欣夺冠的时候说的,今年既然又赢了,要再说一遍吗?”

    王杰希笑了笑。

    “就现在吧,我想听。”


—FIN—

这几天真的忙到爆炸……五千多字到现在才写完我真是……不知道有没有错字我没时间再修了ORZ……

感觉有点ooc了……发糖发到最后就开始放飞自我【。

谢谢(◎`・ω・´)人(´・ω・`*)!
   
   

[乔王无差]旧时光(上)

清水原著向

外貌出自动画人设

he

……一个大概有点ooc的乔

双线……单数章节是现在,双数章节是回忆

1

    乔一帆退役的时候,走得平淡如水。

    当年一起走过来的旧兴欣队员多数长他几岁,大家从十四赛季开始断断续续地退下联赛的舞台,联系倒是都在,兴欣战队Q群还能每天看到叶修魏琛方锐互怼,包荣兴搁旁边儿煽风点火,苏沐橙唐柔陈果讨论哪个牌子新出的彩妆安文逸罗辑讨论大家看不懂的高数问题,莫凡偶尔冒泡发一两张表情包或者跟跟队形,大家天南地北地散在四处,每个夏休约饭却从来不断,无人缺席。

    算下来从这么一堆子外人眼里的乌合之众凑到一起直到现在,其实恰好十年,兴欣除叶修领队时拿下第十赛季,苏沐橙和方锐退役的第十四赛季和今年就剩乔一帆一个人的第十八赛季也摘得桂冠,季后赛年年进,世邀赛稳定地有兴欣至少两个席位,想想还是非常不错的。

    可是到十八赛季他带着兴欣拿下第三冠的时候,乔一帆捧着奖杯对着摄像机镜头温和地微笑着,耳旁是队员和粉丝吵翻天的欢呼尖叫,他环顾四周,才发现身旁的人熟悉又陌生。

    原来都过了这么久,久到只剩他一个人。
    乔一帆下意识低头去看套在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其实不是很合适,他手指偏细,均码的金属圈套得松松垮垮。乔一帆把五指张开,又合上,恍惚间想起第十赛季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样,大家七手八脚地端着奖杯高喊兴欣冠军,然后怎么了呢?

    怎么了来着?
    噢对,叶修退役了。

    乔一帆把戒指往里又推了推,突然就冲动地也想就这么像叶修一样在最耀眼的时候退场,挥挥手身后不留一片云彩。
    联盟发展到现在,选手顶着在最初可以称为老年人的年纪还打了一两年才退役的实在不少,但时间这么过着过着,乔一帆熟悉的人越来越少,老一辈的选手到十五六赛季时已然退得干干净净,当年的“新生代”细数下来似乎也不剩几个。

    也不是说非得矫情到队里人换了个八八九九的他就内心不舒服打不下去了,或者说荣耀这游戏吧我玩儿这么多年真是腻了没意思不浪费青春了再见吧您,乔一帆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儿累,有点儿想放手,于是他就放了。
    他把视线从手指转到奖杯,心想,那就走了吧。

    兴欣战队队长乔一帆,联盟这一代的第一阵鬼、战术大师——在带领队伍四年后的荣耀联赛第十八赛季获得冠军,并于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感谢粉丝的支持与队伍这么多年来的栽培,最后宣布退役。

    而现在乔一帆独自一人窝在上林苑那套早就被买下来却只有他常住的房子里,细细收拾好了行李,站在阳台上感受从外面灌进来的夏风。
    那是炎热而又温柔的,夏天的气息。

    就好像十年前一样。
    那些尘封的旧时光,此时突然不讲道理,铺天盖地地朝他涌过来。

2

    十五六岁的少年们乱糟糟地挤在训练室等着工作人员开念被提拔到一线队伍的训练营学员名单
,乔一帆相比起来显得气定神闲,甚至无所事事——大家都在讨论谁谁谁进的去谁谁谁一定今儿就卷铺盖回家,乔一帆就不一样,他拉着高英杰躲在个靠窗又靠后的位置做基础训练,手指翩飞间在屏幕上留下一串鲜红的S。

    乔一帆知道自己一定能进,这种自信来源于他还在打网游的时候竞技场奇高无比的胜率,来源于他被朋友怂恿来微草报名的时候入营测试排行前列的手速,来源于他这一年的训练营生活里算是非常漂亮的单挑成绩。
    还来源于王杰希例常的视察中,对他并没有掩饰的肯定。

    当然跟他差不多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数的出好几个,除去最显眼的好友高英杰——他早就内定要进了,什么周桦柏肖云柳非的……还有一些乔一帆不熟,他生性温和腼腆,交际手段平庸,还在读书的时候成绩中上也没什么特别的技能,存在感薄弱,故而在荣耀中取得不小成就甚至被人追捧的时候,乔一帆不过听朋友随口说说,就义无反顾地报了训练营。

    温柔的表象下满是傲骨。乔一帆的天性摆在那里,他干不出来显山露水地去宣扬自己技术高超这么回事儿,但内心也没觉得自己在荣耀上怎么差过。

    他边跟高英杰闲聊边做训练,说着说着还空出右手抠了罐可乐的拉环灌下去一口,只靠左手操作的角色在屏幕内依旧完美地完成了每一项指标。

    “乔一帆!在吗?”

    “这儿呢。”他从电脑后边儿抬起脸,右手举起冲那人挥了挥。“就来!”

    此时基础训练最后一项恰好完成,乔一帆点下确定提交成绩的选项,他甚至没去看最后的分数评定,只是拍拍高英杰的肩:“走吧。”

    那是尚年少的乔一帆和高英杰,他们将将杀退千军万马踏上这条独木桥,还不是荣获数冠的一队之长不是所谓战术大师所谓第一魔道第一阵鬼,只是两个五官没长开身量未长成喜欢打游戏的小孩儿。他们肩并肩穿过拥挤的人群,穿过别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穿过别人细细碎碎的议论词句——站在这堆少年的顶端。

    几人跟着工作人员顺着长廊一路走到微草队长办公室。乔一帆站在后面,他听见王杰希清冷的声线从门后传出来:“请进。”

    男人先前一只手按在额上埋首于文件,此时抬眼看了看来人,低头从抽屉里摸出数张帐号卡,起身朝他们走过来。

    王杰希这几年队长生涯下来早就能记得微草所有人的名字了,除开队友外尤其训练营学员中那一批技术尚可的,他一看对面是谁脑内就自动对上此人名字年龄职业成绩下一步训练计划怎么安排,这些在外人看来繁复杂乱的资料简直要融入王杰希的骨血,成了他的本能反应。

    乔一帆看着王杰希挨个儿发帐号卡,边发边嘱咐,声音温和又好听。

    王杰希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低头看看这个矮自己半头的男孩儿,短暂地思索一番,抽了张刺客的帐号卡递过去。

    “刺客是暗杀者,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暗杀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让人无意间就放松戒备。不受关注的普通,这是很难得的暗杀天赋。”

    乔一帆手忙脚乱地接过来,抬头正对上王杰希那双烟蓝色的眼睛,他一瞬间竟然有点儿说不出话,懵了好一会儿才应声。

    王杰希便笑了笑,拍拍他的肩以示鼓励,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去指点下一位学员。

    乔一帆看看手里那张有点儿年头的账号卡,又看看此时只留给他一个侧面的王杰希,心想队长就是希望我成长为这样一个刺客吗?那成啊,我会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

    那是他的十五岁。

3

    通过各种各样渠道发来慰问的人数量可观,乔一帆的手机刚开机连上网就滴滴嘟嘟地响了一堆子乱七八糟的提示铃声,他解锁一看,微信QQ短信微博齐炸。

    第一个是高英杰,好友画风比较平静,问他什么时候把退役的收尾工作处理完,然后回趟北京大家一起吃顿饭,乔一帆想了想说应该过个三四天吧,定了票给你说。
    对面秒回了个ok的表情。

    还有些关系一般的礼貌性地祝福两句,乔一帆挨个儿回以谢谢后也就没再多聊什么。

    兴欣的老队友倒是一个都没私下小窗,群里统一圈了一波慰问几句,刚开始还带点儿伤感的意思说真是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怎么的都十八赛季了呢兴欣这是彻底改朝换代了啊。没聊多少话题就被歪到今年聚餐上哪儿吃回杭州老地方还是去北京?唉不如就北京吧罗辑叶修唐柔都在呢噢今年还得添个一帆,说到后面干脆发起了群投票征求公众意见。

    乔一帆忍不住笑出声来,兴欣好像就一直是这样,你很难在这个队伍感受到负面情绪,大到队员退役比赛失利小到网游抢boss大家都不在自家公会输的有点憋屈,反正最多悲春伤秋五分钟,气氛就会被拉到分为两个阵营一边互狗一边看戏的轻松愉悦。
    他手下生风地给北京投了一票,随即被大家围攻说今年我们一帆可是冠军队队长啊,请客请客!乔一帆好脾气地回复好的好的,地方你们挑。

    风还在吹,阳光大片大片地铺下来,透过阳台上的那些条条框框后只剩下满地斑驳的光影。

    乔一帆突发奇想跑进房间倒腾出另外几枚戒指,有联赛的,也有世邀赛的。他胡乱往手上一套,又冲回阳台把左手从大开的玻璃窗中伸出去,五指张开,那些金属圈在烈日下熠熠生辉,几近刺眼。他拍了一张便将摄像头切回正面,露出外人最熟悉的表情——温和而又腼腆的笑容,按下拍摄键,随即打开微博上传,配字简洁:谢谢大家这十年的陪伴。

    他微博甚少配这样单单只有他一个人出镜的照片,乔一帆对自拍兴趣不大,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竟然个人主页都是大家聚餐或者搞活动的时候的集体照。

    粉丝震惊于“乔队发自拍了!”之余疯狂转发赞美,同期的职业选手中关系较好的邱非高英杰宋奇英等纷纷转发加以调侃乔一帆你真是心越来越脏不输叶修前辈了啊退役还不忘炫耀你冠军呢?
    乔一帆这十年荣耀生涯早期坎坷,但安定于兴欣之后的生活都跟他的名字差不太多,一帆风顺。联盟冠军世邀赛冠军在手,第一阵鬼,战术大师,全明星稳定席位。那些最好的荣光随着时间流逝,一点一点缓慢又坚定地全部铺在他身上。

    他自始至终都不是那个最有天赋最显眼的,乔一帆也从不自怨自艾,只是尽力做到能做的所有事,而他的努力配得上所有加诸于身的荣耀。

    微博飞快闪过的消息提示里出现一条非常简短的转发评论,乔一帆刚要切到QQ,余光扫到的时候差点儿把手机从窗户扔出去。

    @微草-王杰希V:挺好。//@兴欣-乔一帆V:谢谢大家这十年的陪伴。[图片][图片]

    王杰希本来算是一个在网络上比较活跃的职业选手,主要活动分为微草日常、各类新旧电影影评、新出的单机游戏以及和喻文州黄少天互怼。

    然而自十三赛季微草夺冠退役以后微博数量骤减,听高英杰他们说是回去找了所大学开始攻读工商管理,多年不碰教科书,忙得焦头烂额四脚朝天。近两年闲下来一点,时不时回从幼儿园升级为高等学府的微草战队探望一番或者开个小号指点公会抢boss,但总体来说生活的相当一部分已经脱离荣耀了。

    乔一帆满头满脸的茫然,茫然中突兀地生出几分窃喜,这种心情三言两语地说不清楚,但直接点明一下原因呢还是容易的。

    他喜欢王杰希。

    这份喜欢从他的十六岁一路蔓延到他的二十六岁,安静地从一点点的心动开始生根发芽,逐渐长大成一棵参天大树,直到现在依然枝繁叶茂,不见枯萎迹象。

    好像今天还开了朵花。

4

    通道内的光线相当差,乔一帆一个人靠着墙蹲在地上思考人生,思考来思考去就开始自暴自弃,心想他荣耀这条路真是完了,完得非常彻底决绝。

    训练营拔尖的成绩好不容易让他有一种自己终于在某件事上也耀眼起来的感觉,当被提拔到一线队伍之后这种感觉几乎要爆表,他斗志昂扬,誓要打出一番成绩,不辜负队长的期望。

    但没过多久乔一帆就发现什么啊他真是想多了,身边除去那个光芒万丈的王不留行内定继承人,每一个都出色更甚他数倍,他拼命地训练到最后对上别人也是输多胜少,甚至打个新人玩家还要打好几分钟,被队友嘲讽得体无完肤,彻底沦落为饮水机与自动售货机的好伙伴。

    如果不是和叶修他们厮混的那段日子让乔一帆再次稍稍树立信心,他都快玩儿不下去了。

    而全明星的新人挑战赛上,乔一帆鼓足了勇气提出想上场的想法获得王杰希首肯还得了两句鼓励时,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刚被提拔上来的时候,信心满满,朝气蓬勃。拿到帐号卡后大步流星地冲进比赛席熟门熟路地加点配技能,乔一帆活动了几下手指,看着屏幕中角色的视野明亮起来。

    然后他就被李轩打得找不着北,单方面吊打,不讲丝毫道理。
    李轩坐在比赛席里懵逼,内心天人交战,乔一帆是谁啊,我要放水吗我,放了会不会输啊那我脸上多挂不住面子,等等他怎么半血了,等等他怎么残血了,等等他怎么死了。

    最后两人回到台上,李轩商业夸赞了两句就茫然地下台回了虚空的区域。乔一帆面无表情地在选手席下站了一会儿,突然转身就跑,径直冲进安全通道,全然不管身后高英杰还在喊他的名字。

    之前不管处在多差的境地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逃避,但这次乔一帆实在是不想面对了,所有的负面情绪轰然爆炸,威力过强,撑不住。

    场馆通道修得随心所欲,乔一帆弯弯绕绕走了二十分钟还没找到出口,回头一看发现噢我连怎么来的都不知道,哈哈哈今天可以说是很惨了。

    温热的水液模糊了眼前的光芒,溢出来顺着脸旁滑下去滴进卫衣的领口。

    真累啊,乔一帆心想。

    埋藏在心底细细碎碎的感情被无限放大,十六岁的少年大概还分不清崇拜憧憬喜爱的区别,只是固执地抓紧那束白月光,告诉自己,看,这就是你想要的。

    乔一帆有时候会把对现任队长的这种复杂情绪归结于一时糊涂,但是训练闲暇时间兜兜转转翻来覆去地想又觉得不对我就是喜欢他啊。这份感情在他对荣耀的坚持上有一笔浓墨重彩的催化,想要做的更好,想要不辜负王杰希的选择,想要站在王杰希的身旁做一个可靠的队友等等等等。

    思及反正是彻底不可能了,乔一帆反倒轻松起来,站起来继续往前走权当散心。

    ……不过他没想到这地方还会有人。

    还是叶秋大神。

    男人指点的词句非常耿直,语气带有无奈,三言两语点明乔一帆的问题,也不忘肯定一把他的阵鬼才能。

    少年脑子彻底清醒了,对未来的规划思路瞬间清晰起来,他想自己下赛季大概是不可能留在微草了,但谁说不可能留在荣耀呢。

    他还年轻,这已经是非常大的资本了不是吗?

    乔一帆抹掉了眼泪,一本正经地对叶修开口:

    “谢谢前辈。”

—TBC—

高三狗上线很随缘【。大概下周四左右写完下半部分再找个地方蹭蹭网发上来……

今年刚入坑…………乔一帆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啊…………

有时间线或者设定上的bug欢迎提出(◎`・ω・´)人(´・ω・`*)谢谢!

无意间看到空间朋友转发的……实在太像莫凡就按团表哥的人设随手涂了1p,p2原图

已经笑昏了

谁说我们莫凡只能是仓鼠的!